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  APP下载   |   English   |   注册   |   登录
时间:2017年3月18 - 20日
地点:北京 · 钓鱼台国宾馆
主办: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承办: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官方微信
基金会微信
基金会微博

第五单元 推进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 返回论坛简报列表>

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承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年会,于2017年3月18-20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其中3月19日举行了大会,第五单元议题为“推进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本节讨论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主持。发言人是中国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和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约瑟夫·斯蒂格利茨教授。


隆国强提出,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中国实行了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使得中国在30多年的时间里一跃成为世界最大的贸易体。今天经济全球化走到了十字路口,中国将在全球治理体系里面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在外部环境和内部条件发生变化的新的形势下,中国如何实现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


中国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表示,长期以来,经济全球化是推动世界经济增长非常重要的动力,今天出现了波折,一些国家民粹主义思潮已经从民间上升到政治层面,贸易保护主义、孤立主义涓涓的细流逐渐形成不小的潮流。


回顾历史,冷战结束以后,东西方两大平行市场融合,全球化发展进入了高峰期,世界经济增长也进入了黄金期。在这段时间里,全球GDP总量增长超过3倍,全球货物出口增长超过5倍,国际投资增长超过11倍,全球贫困人口减少了近2/3,这是全球化的益处。同时当然全球化带来了四个方面的不平衡:


第一,国家间发展的不平衡。发达国家净收益最多;新兴发展中国家受益人口多,但净收益总量不大;广大中小发展中国家很多被边缘化,没有能够搭上全球化的便车。第二,行业间发展不平衡。高新技术领域,高端的制造业、占据价值链高端的产业发展非常快,传统产业却在加速衰落,传统行业就业岗位在流失。比如美国纺织业、钢铁行业衰落较快,中国农业、实体商店就业流失较多。第三,收入分配不平衡。第四,环境保护和发展不平衡。发展中国家把发展放在第一位,发达国家把环境保护放在第一位,发展的诉求和环境保护的诉求往往产生矛盾和冲突。


钱克明认为要克服上述全球化带来的问题,需要建立新型的全球化。所谓新型全球化需要具有包容性、共享性,并能够促进创新,实现绿色发展。


当今全球化最突出的问题是包容性不足,比如有的区域自由贸易安排具有非常明显的排他性和歧视性;在多边贸易谈判当中,有利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议程久拖不决,所以各国迫切需要从实现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出发,构建起开放包容的制度安排,以包容、协调、联动式的发展面对全球化的困境。


共享性是指要通过国际政策协调和国内、国际治理能力的增强,使得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无论是大国还是小国,无论是大型的跨国公司还是中小企业,无论是资本所有者还是工薪阶层,都能参与到全球化中,分享全球化带来的好处。


在全球化步入下行阶段的今天,要重燃贸易和投资的引擎离不开创新,帮助传统产业的从业人员克服创造性毁灭所带来的冲击,同时要加强发展援助和技术转移,帮助穷国跨越技术和数字鸿沟。


新型的全球化,需要在可持续发展的框架下统筹考虑经济发展、消除贫困、保护环境之间的关系,通过各国技术和能力上的突破与共享,积极推动绿色发展,才能实现全球经济增长和环境保护的双赢。


未来中国在推动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中,不会搞贸易保护主义,“中国不会另起炉灶,也不会动谁的奶酪,而是要为全球治理作出增量贡献,”钱克明说。中国越发展就越开放,并欢迎各国搭乘中国发展的顺风车,拥抱新型全球化。


哥伦比亚大学约瑟夫·斯蒂格利茨教授表示,全球秩序现在遭到了挑战,美国甚至威胁说会不接受世贸组织的裁决,而且美国总统可能会采用反倾销、反补贴或者是汇率操纵等借口作出报复,其他国家也会采取措施进行反制,人们担心这样的互动会导致贸易战。


既然全球化带来那么多收益,为什么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全球化情绪呢?不仅发展中国家对全球化不满,发达国家也十分不满。


他表示,全球化并不能使所有人受益,受损的主要是中产阶层和最贫穷的人口,所以反全球化的情绪会非常浓烈。


除此之外,自贸协定作为受管制的贸易协定,导致市场出现了扭曲,例如它使我们无法获取便宜的仿制药,无法从全球化过程中受益。此外,政府的行为也受到很多约束,政府开支能力越来越受限制,它还使缺乏熟练技能的劳动力议价能力越来越低,甚至导致失业。


斯蒂格利茨认为,新保护主义不忌讳去违背法治和规则,但它不可能奏效,因为我们不可能回到过去的世界。应对全球化带来的上述问题,对于美国来说,需要加强社会保障,而且不需要贸易保护主义作为保护伞。对中国来说,应该借此机会推进自己的开放进程,在国际法治的环境下作出应对,并且支持就业创造和基建投资。中国可以与非洲、拉美有更多的合作,支持现有国际机制和安排,弥补美国留下的空白。此外,中国已经在创造新的机制(比如说亚投行和新金砖银行设立)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


中国已经在转型,从出口拉动转向内需拉动,在这个过程中可以借助国际力量加快转型,美国的政策比较短视,中国需要着眼长远,以法治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必须得到捍卫。


斯蒂格利茨称,我们正处于非常重要的关口,全球地缘经济将与二战以后创立的秩序产生巨大不同。特朗普的做法加快了这种转变,增加了建新全球秩序的紧迫性。新的全球秩序必须支持多元、可持续和更平衡的发展。


(撰稿  财新记者 范若虹)


--背景信息--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是“两会”后首个国家级大型国际论坛,旨在“与世界对话,谋共同发展”,是中国政府高层领导、全球商界领袖、国际组织和中外学者之间重要的对话平台。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在今年迎来了第18届。自2000年创办以来,为推动中外发展政策交流与国际合作作出了积极贡献。


--媒体联络—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都  静   64255855-8054 dujing@cdrf.org.cn

史雅帆   64255855-8195 shiyf@cdrf.org.cn

夏  天   64255855-8086 xiatian@cdrf.org.cn

朱美丽   64255855-8204 zhuml@cdrf.org.cn


--电子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