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  APP下载   |   English   |   注册   |   登录
时间:2017年3月18 - 20日
地点:北京 · 钓鱼台国宾馆
主办: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承办: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官方微信
基金会微信
基金会微博
学者报告 企业报告
返回 学者报告 列表>

【约瑟夫·E·斯蒂格利茨】在特朗普时代重新认识全球化:美中关系

摘 要


二战之后形成的全球经济和政治秩序已为整个世界带来巨大好处,现在却受到了特朗普总统的攻击。二十世纪前半叶十分凄惨,发生了两次世界大战和经济大萧条。虽然后半叶仍有冲突,但没有出现类似于前半叶的巨大灾难。殖民主义时代走到尽头,数亿人们再次获得命运的掌控权。虽然经济仍在波动,但每次低迷都没有大萧条时期那么严重。数亿人成功摆脱贫困,仅中国就有五亿。一些陷入停滞和贫困长达几个世纪的国家终于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增长。


我认为,过去七十年间成立的国际机构和达成的协定对此发挥了重要作用,其中包括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各地区的开发银行、关贸总协定及其后继机构——世界贸易组织。但它们都不完美。事实上,我曾在许多书中批评过这些组织:它们不够民主,在很大程度上受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主导,受特殊利益和特定意识形态的影响太大。但我批评它们的目的不是想要抛弃全球化,而是希望全球化更好地进行,更好造福于全世界人民。


但是,特朗普总统似乎是要建立一个新的贸易保护主义时代。我说“似乎”,是因为他的讲话缺少一致性,他已任命的一些官员也是如此。在最近向美国国会传递的信息中,他重申了竞选时反复宣扬的贸易保护主义主题;因此各个国家针对这种可能性——即他至少会在一定程度上履行自己的诺言——做出政策调整,才是明智之举;这些措施包括针对中国实行45%的关税,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以及向墨西哥征收约20%的关税。


幸运的是世界已建立起一系列有效的国际机构。有人会说若没有美国,建立这些机构定非常困难。这需要一种并非时刻存在的全球公共精神——大部分机构所成立的时代具有独特性,二战和“铁幕”之后出现了团结一致的时刻。但是,这些机构拥有自己的生命力。我们已创建了一个不存在全球政府的全球治理系统。即使美国退缩或决定不履行其义务,这些机构也能帮助世界维持开放而规范的贸易和金融体制。


在下文中,我将简要探讨特朗普总统可能的行动范围,然后提出各国(比如中国)应如何应对的建议。


 
下载附件: 在特朗普时代重新认识全球化:美中关系.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