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  APP下载   |   English   |   注册   |   登录
时间:2017年3月18 - 20日
地点:北京 · 钓鱼台国宾馆
主办: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承办: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官方微信
基金会微信
基金会微博
学者报告 企业报告
返回 学者报告 列表>

【刘培林】外围经济体的繁荣——普瑞切特和萨默斯对“亚洲欣快症”的批评的逻辑缺陷

摘 要


普瑞切特和萨默斯于2014年发表了颇有影响力的论文——《“亚洲欣快症”遇上均值回归》,文章提出了一个“42万亿美元”数量级的问题,即未来20年内(即到2033年时),中国和印度两个经济体各自保持当前经济增速所达到的经济规模,将比经济增速回归全球均值的情景下所达到的经济规模,多出约42万亿美元。两位学者将中印两国未来20年的经济快速增长称为“亚洲欣快症”。他们把“euphoria”(欣快症)中的“eu”替换成“Asia”,创造出这一新词。该文通过一些计量分析总结出“国民经济增速回归全球均值,是经济增长唯一的特征化事实”。他们认为,按照这个唯一的特征化事实所反映出来的规律,中国和印度在未来20年的经济增速将大幅放缓。“42万亿美元”更像一个想象中的泡沫 。


本文虽然不认为“亚洲欣快症”无条件正确,但是认为普瑞切特和萨默斯提出的增速回归均值的假说,内在逻辑不一致。本人认为发展中国家在适当的政策和制度条件下,释放潜在的技术后发优势,可以在一定时期内维持高于工业化国家平均水平的经济增长率。(Geshenklong, 1962; Lin, Cai and Li, 1995)


本文结构安排如下。第二部分将介绍普瑞切特和萨默斯用来衡量单个经济体增长持续性的判定准则。第三部分将阐明,该准则虽然可以用于衡量不同经济体经济增速之间差异的持续性,但不适用于判定单个经济体经济增长可持续性。第四部分将解释为什么发展中国家能在一定时期内保持较高经济增速,以及为什么普瑞切特和萨默斯的计量分析没能发现该持续性。第五部分“外围经济体的增长潜力”,将讨论未来所有的发展中国家是否能够期待达到工业化国家的富裕程度,这就是外围经济体的繁荣(perisperity )的含义。最后结论部分将讨论政策含义。


 
下载附件: 外围经济体的繁荣——普瑞切特和萨默斯对“亚洲欣快症”的批评的逻辑缺陷.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