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铁雷斯:中美关系更具竞争性,并不能排除两国间的合作与往来 返回 会议动态 列表>

以下为2019年9月7日,美国奥尔布赖特石桥集团联席董事长、美国前商务部部长卡洛斯·古铁雷斯在“2019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开幕式上的演讲。




我很荣幸参加本次专题研讨会。现在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迫切地需要我们对"贸易、开放和共同繁荣"的重要性进行深度思考,这一次会议的时间点非常关键。


感谢所有出席会议的政府官员过去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中的积极参与,同时感谢他们在处理当前政策问题时所发挥的领导作用。


20年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这一平台汇聚了来自各方的意见领袖,其中包括跨国公司领导人、政府官员、专家学者等——今年也是如此。


在我看来,本届专题研讨会的目的在于向与会者提供公开坦诚交换意见的机会,探讨如何达成共识,共同应对世界和平与繁荣所面临的挑战。


我想为今天这次开诚布公的讨论定下基调,强调我们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我们必须及时探讨如何引导美中关系向前发展,重新聚焦“贸易、开放和共同繁荣”这一重要议题。


中美关系已走过40年风雨,但眼下这一双边关系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转变,我们需要探索双方应如何前进、面对挑战,因为这将对中美两国和全球经济产生重要影响,而这一切有赖于所有利益相关方,特别是在座各位的积极参与。


国际经济面临的挑战


在讨论中美贸易之前,我想从更宏观的角度谈谈全球经济所面临的挑战。


过去几十年来指导国际经济体系、受到广泛肯定的观念现在受到激烈的质疑。一些世界主要经济机构,特别是世界贸易组织,不得不面临许多成员国日益增长的改革呼声,这其中就包括美国。


我们绝不能忘记几十年来在关税及贸易总协定 (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s and Trade,GATT) 和世界贸易组织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 框架下进行的多边谈判在减少贸易投资壁垒方面取得的成就;


我们不能忘记中国40多年来推行的雄心勃勃的改革开放政策;也不能忘记通过谈判达成的一系列双边和区域贸易与投资协议 —— 所有的这些共同促进了市场的开放,创造出前所未有的全球性经济繁荣。


世贸组织着重强调全球贸易和投资规则,为跨境贸易创造了一个更公平透明、更可预测的环境,其争端解决机制亦体现了这一全球贸易体系透明度、公平性和可预见性等核心原则。



战后建立的全球贸易和投资体系在近四十年内不断加强,今天在座的所有人都从中有所受益。在所有国家中,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是其中最大的受益者之一。


中国也从中受益良多,它已成为全球最大的贸易国和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目的地之一,中国为全球资本流动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与此同时,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中国加强互联共通的愿景。


然而,近年来,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所面临的压力日益加大。多哈回合贸易谈判遭遇挫折后,世贸组织作为多边贸易机制的角色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名存实亡。


世贸组织各国成员对其规则的阐释、对争端解决机制透明度和公正性的争论日益激烈。幸运的是,这些讨论目前取得了一些成果,包括最终达成信息技术协定以及开启电子商务协定谈判等。


今年1月,包括美中两国在内的世界76个国家和地区齐聚一堂在世贸组织展开谈判,希望建立公平、可预见的规则和电子商务条例——这是一个鼓舞人心的进展。


许多国家都从这中受益,我希望谈判聚焦于如何建立数字桥梁以扩大外商直接投资,促进零售业的流动,而不是筑起壁垒。


但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即使达成行业协议,我们仍需要一个有效的、革新的世贸组织,以促进贸易、开放和共同繁荣。


我们之所以看到这一点,是因为在过去几年中,原本开放有序的国际经济体系开始恶化,由此,贸易和外商直接投资方面也显现出令人担忧的态势。



在贸易方面,根据世贸组织的数据,继2017年出现高于平均水平的增长之后,2018年全球贸易增速放缓至3%,这一增速仅略高于全球GDP增速——保护主义的抬头显然造成这个现象的重要因素之一。


世贸组织预计2019年商品贸易量增长将持续下降至2.6%,我甚至怀疑现实将比预见的还要惨烈。


投资的趋势同样令人担忧。联合国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外商直接投资下降了19%,达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最低点。


贸易和投资紧密相关。出于对美中贸易紧张局势和其他贸易限制的担忧,全球投资者信心急剧下降。


如何恢复信心、促进机构改革以扭转这种下行趋势?答案很明确:建立全球全球领导力


这种领导力需要承诺、需要折中、还需要富有远见,就像70年前战后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之时那样,像40多年前中国领导人采取大胆的措施实现对内改革和对外开放时那样。在这个基础上,中美两国将通过关系正常化的方式开创一个相互合作、共同繁荣的新时代。


关于中美关系


我现在想谈谈中美关系。


没有更加稳定和运转良好的中美关系,就难以看到全球领导力的形成,也就不能解决影响国际贸易体系的严重问题。


在许多方面,过去40年来我们双边关系的发展对全球经济的增长至关重要。


从两国关系正常化开始,加上中国政府在这之前就开展的历史性的经济改革,无论是在我们意见一致或不同的时候,我们两国政府都通过共同的努力深化双边经济合作,促进了两国商业关系的发展。


美国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坚定支持者,历届美国总统,包括我曾在其下任职的乔治·布什总统,都认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对两国和全球经济都有益。


美国商界是促进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重要伙伴,特别是在通过对华永久正常贸易关系方面,正是美国公司有力地证明了该协议的实际好处,并成功地说服了众多质疑者。


在美中关系最具挑战性的时期,商界的支持一直是克服两国政府间紧张和不信任的核心要素。



此外,我们还找到了各种办法,确保商界在我们的双边对话机制中发挥强有力的作用,比如建立商贸联委会、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以及后来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


不幸的是,今天没有类似的对话机制,这是一个必须解决的严重缺陷。现在,我们两国政府迫切需要听取来自不同领域的公司、学者和专家的意见,以便更好地理解恢复和维持双边商业关系和强劲的中美经济所必须应对的挑战。


同样重要的是,我们两国的官员需要了解关税和投资限制对现实世界的影响,以及这些行为或仅仅威胁所带来的不确定性的影响。


当然,我们必须承认贸易谈判人员正在努力解决的问题非常具有挑战性——增加货物和服务贸易的准入,限制过度使用国家安全来限制投资流动,以及根据世贸组织制定的规则提高我们经济的开放程度。


作为往届美中贸易谈判的参与者,我亲眼见证在有争议的问题上达成共识是多么的困难。


我也清楚地意识到,贸易争端的升级很容易形成一种危险的势头。


但我仍然认为,通过对话解决这些问题是符合两国利益的唯一办法。


此外,尽管中美两国都有主张将两国经济更广泛地"脱钩"作为一种可接受的、甚至是可取的结果的声音,但美国和中国的企业界和专家都知道,这个所谓的“药方”将比“疾病”更糟糕。


虽然我们必须承认,我们的关系更具竞争性,而且我们两国都有正当的国家安全利益,但这并不能排除两国之间的合作和往来。



事实上,政府官员在优先考虑什么是最优政策的时候,不仅应该为了相互竞争关系下的国家利益,也应该是为了全球稳定。(他们需要知道)目前中美间的相互对话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当然,所有这一切都将涉及到艰难的选择,我赞扬今天在座的政府官员,他们辛勤工作,对当前的不确定因素进行治理,促进中国的持续开放,并呼吁世贸组织的改革。


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应该肯定和赞扬一些开放的积极例子。在过去几个月里,中国政府采取行动,通过以下方式增加外国公司在中国的投资机会:


o开放金融服务业
o进一步减少外商投资中国经济的限制及缩减负面清单
o扩大中国自由贸易区


这些都是在当前环境下需要采取的具体措施:


为在中国的外国投资者提供更多机会,而不是对这个至关重要、充满活力的市场施加限制。进步的政府政策有利于外国投资者,有利于贸易关系,有利于中国经济,也有利于全球经济。


我们的下一步


那么,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正如我们在开始时提到的那样,中美之间传统观念受到挑战的同时也为我们讲述新故事提供了契机。新旧交替时期的核心问题在于,我们是否能够促使政策制定者最大化实现创新、增长和福利。


面对这种变化,我们在座的所有人都要发挥作用。



政府有责任制定促进国家整体利益的贸易和经济政策,但是我们必须继续督促我们的领导人在开展这一工作时保持与商界密切的合作,避免不必要的打破供应链或针对技术合作和投资流动的限制。


我呼吁在座各位继续积极推动我们各国政府去探寻打破壁垒的路径,加强建立诸如世贸组织这样的关键性治理机构,促进有利于各国经济的外国直接投资的流动,强调基于规则的全球贸易体系的重要性。
我们需要发声并更加主动地为决策者提供基于现实的视角,支持他们制定新的战略以确保国际贸易得以公平进行,在促进创新和开放与减缓国家安全顾虑之间达到正确的平衡。


我将继续敦促美国和中国政府拒绝保护主义,推动信任重建,摆脱相互之间破坏性的贸易恶性循环。


外国投资者和中国企业,包括今天在座的各位,通过在中国的投资、合作、经营,为中国的发展和改革作出了重要贡献,同时也为美国经济带来了巨大的价值。


尽管美中贸易关系面临诸多挑战,但这一关系对中美两国和世界的发展都至关重要,值得我们全力支持。


我们必须敦促两国政府尽快回到谈判桌上来。达成贸易协定也许只是恢复信任的开始,但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步——这将要求我们的领导人做出艰难的选择和妥协,为我们面临的问题做出务实的解决方案。



我在开始发言时说,在过去40年里,美中经济合作帮助减少了壁垒,创造了更可预测的投资环境,推动了全球增长。


今天,美国和中国政府找到恢复双边贸易关系稳定的途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因为我们作为全球领导者,必须共同努力、改革和振兴世贸组织、恢复基于规则的国际贸易体系的活力。
我对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再次召集这样了不起的一组官员、专家和商业领袖来讨论这些重要问题表示赞赏,期待接下来我们的讨论,谢谢。


翻译 - 雨桐、张璐
校对 - 夏天、子欣
编辑 - 丝露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专题研讨会将于9月6-7日在北京召开,主题为“贸易、开放与共享繁荣”。会议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指导,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是每年3月举办的国家级大型国际论坛,自2000年以来,已经连续举办20届。为了适应快速变化的国内国际形势,自2018年9月起增设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秋季专题研讨会,为中国政府高层领导、全球商界领袖、国际组织和中外学者进行开放、务实对话提供更高频次的平台。




关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是直属中国国务院的政策研究和咨询机构。主要职能是研究中国国民经济、社会发展和改革开放中的全局性、战略性、前瞻性、长期性以及热点、难点问题,开展对重大政策的独立评估和客观解读,为党中央、国务院提供政策建议和咨询意见。
自1980年成立以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在事关中国经济改革、对外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重大方向、目标及战略举措方面,完成了一系列具有重要价值和重大影响的研究成果,提出了大量切实可行的政策建议,为中国经济社会的历史性发展作出了贡献。

关于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起成立的全国性公募基金会,宗旨为“支持政策研究、促进科学决策、服务中国发展”。
自1997年成立以来,基金会已成为集交流、培训、研究和社会试验于一体的高端智库型基金会。基金会承办年度“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组织“提升企业国际竞争力”等培训班,撰写“中国发展报告”,开展“贫困地区儿童早期发展”社会试验,都取得丰硕成果,成为连接民间与政府、国内与国外的一个重要桥梁。


86-10-64255855
comm@cdrf.org.cn
友情链接: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Copyright © 2000-2019 CDF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0615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2545号 技术支持:东奥教育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