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  APP下载   |   English   |   注册   |   登录
时间:待定
地点:北京 · 钓鱼台国宾馆
主办: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承办: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官方微信
基金会微信
基金会微博

CDF连线 | 罗奇:切勿小看疫情带来的全球经济风险 返回 CDF连线 列表>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中国的经济将面临哪些挑战?疫情会对大国关系、全球价值链和经济走势产生什么影响?中国政府可以做出哪些调整,保障今年的经济和社会稳定?


为回答上述问题,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推出特别栏目“CDF连线”系列,与论坛代表们远程连线,深度解读疫情背后的经济政治逻辑。



美国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 史蒂芬·罗奇




近日,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俞建拖与史蒂芬·罗奇连线,讨论了疫情下全球经济前景以及中美两国的经济政策。


史蒂芬·罗奇是耶鲁大学杰克逊全球事务学院高级研究员,曾任摩根士丹利亚洲区主席和首席经济学家。


罗奇长期研究亚洲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他对全球经济的看法被认为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中美等多国的政策讨论。


罗奇接受央视采访


他曾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中美两个经济体内部均存在失衡,用贸易战解决双方国内经济结构问题是不可取的。(更多相关观点请戳:CDF洞察 | 史蒂芬·罗奇: 我对中美关系的未来持审慎态度


在此次新冠病毒疫情的背景下,他认为中国更应该考虑利用起剩余储蓄,将其投资于医疗卫生和养老领域,并发展更加健全的公共卫生保障体系


谈及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虽然他对病毒在短期得到控制较为乐观,但他也提示不能小视疫情产生的全球经济风险


他认为,当中国的经济因疫情放缓,世界经济也将很难像许多人所预想的那样恢复。



俞建拖:如何评估现在的新型冠状病毒危机对全球经济与中国经济的影响?


罗奇:我认为这次疫情将会对中国和全球的经济造成一定的短期影响。我对病毒在未来两个月内逐渐得到控制比较乐观,随后经济可能会像当年非典爆发后一样迅速回转。


但是,今天的中国与世界的情况相比17年前也有非常重要的不同


当时,中国经济在以10%乃至11%的速度增长,同时全球经济也非常的强劲,增长速度约有4%到5%。


而现在,中国和全球的增速都显著减缓。去年全球实际GDP增长2.9%,是金融危机以来最低的一年,接近“全球经济衰退”2.5%的定义。


现在的中国和世界经济并没有17年前那样的缓冲条件,所以疫情导致的宏观经济风险更甚于从前。我们不可以忽略这次的事件给中国和全球经济带来的潜在后果。


有很多预测称今年的全球经济增长上升至3.3% - 3.4%,这可能过于乐观了。


我认为,今年的全球经济将以和2019年大致相同的速度缓慢增长


当中国的经济因疫情放缓,世界经济也将很难像许多人所预想的那样恢复。因为中国如今占到了世界GDP份额的20%,而且对全球供应链与国际贸易有着极大的影响。


全球供应链金融系统


俞建拖:您提到全球供应链,此次疫情对供应链影响有多大?


罗奇美国、欧洲或其他亚洲国家的跨国公司非常关注疫情对中国供应链的影响,因为中国对全球的生产活动太重要了。


据我了解,他们普遍认为目前的停断状态是暂时的,过去15年间精心构建的供应链不会就这么消失。


疫情对全球供应链的参与者也提出一个警示,应急预案和部件渠道的多元化是非常重要的



 

史蒂芬·罗奇参加2019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


俞建拖:您对中国下一阶段的公共治理和经济发展有什么建议?


罗奇:中国现在正在应对一次显著的冲击,这次的经验与2003年的经验一道,应该被给予高度重视——发展更加健全的公共卫生保障体系


经济方面,我仍然建议中国继续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和结构转型,包括:


1. 由出口和投资转向国内消费;

2. 由制造业转向服务业;

3. 由过度储蓄转向利用剩余储蓄,即使用储蓄来投资医疗和养老保障;

4. 由引进创新转向自主创新。


这几方面也是中国政府近些年来在努力实现的。中国正处于转型的关键点,这四项举措对于中国未来十年乃至二十年的发展至关重要。


俞建拖:其实中国正面临着一项新的挑战,储蓄率有所下降,储蓄并不像从前一样丰富了。 


罗奇:是的,中国的国内储蓄正在逐渐下降,但是其基数依然很大,仍然有足够的余量和操作空间。


现在中国亟待考虑利用这些储蓄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以应对加速的人口老龄化。


俞建拖:您对中国的债务情况以及中国近些年的“去杠杆”措施有何评估呢?


罗奇:中国目前债务占GDP的比重依然很高。但如果看国际清算银行的“信贷比率缺口”——比较当前的杠杆率与长期增长趋势,它已经逐渐平稳了。



俞建拖:您对美国经济怎么看?一些人正在担心美国经济也在开始放缓,您的看法是什么?


罗奇:我认为美国经济应该在2%-2.25%之间,没有太多的悬念。


美国的制造业依然疲软。许多人寄希望于中美第一阶段协议签署后会提振美国的制造业,但我不那么乐观。在宽松的货币政策和预算赤字的支持下,美国目前依然没有摆脱缓慢的增长。


俞建拖:短期内美国会调整货币政策吗?


罗奇:美联储释放出的信号是,可能不会对货币政策作出实质性的调整。他们在监控疫情对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的经济影响,如果全球经济存在持续的下降情况,则很可能进一步放松。但是就目前的情况看,这不太可能。所以我认为今年的货币政策不会发生重大变化。


俞建拖:您如何评价美国的贸易政策?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本月发布公告,取消25个经济体享有的WTO发展中国家优惠待遇,包括中国和越南。您对此有何评价?


罗奇: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正在竭尽全力将贸易作为驱动国内经济发展、创造就业的工具,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对中国征收关税。即便第一阶段的谈判已经结束了,这些关税依然非常之高。


在我看来,这样的政策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前提:贸易需要在美国自身宏观经济发展不平衡特别是国内储蓄率低下的背景中予以讨论。


只要美国的储蓄依然疲弱,这种保护主义的行为就不会对解决问题起到任何作用。美国依然会和许多发展中和发达经济体保持贸易逆差。将中国、越南等发展中经济体重新定义也不会产生任何改变。


高度自动化的美国制造业


俞建拖:这会在多大程度上帮助美国加速制造业的回归?


罗奇:我认为美国制造业部门衰落的趋势很难逆转。这种趋势自二战之后变得愈发明显。


这是两个原因所导致的:第一,技术。机器设备逐步取代了劳动力;第二,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东亚、非洲、中东欧国家作为低成本加工制造平台的发展。


我不认为我们可以通过强势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来改变这种趋势。

文章引用仅代表受访者本人立场

如需转载,请按转载要求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