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  APP下载   |   English   |   注册   |   登录
时间:待定
地点:北京 · 钓鱼台国宾馆
主办: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承办: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官方微信
基金会微信
基金会微博

CDF连线 | 马丁·沃尔夫:疫情凸显全球供应链风险 返回 CDF连线 列表>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中国的经济将面临哪些挑战?疫情会对大国关系、全球价值链和经济走势产生什么影响?中国政府可以做出哪些调整,保障今年的经济和社会稳定?


为回答上述问题,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推出特别栏目“CDF连线”系列,与论坛代表们远程连线,深度解读疫情背后的经济政治逻辑。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 沃尔夫



近日,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俞建拖与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连线,讨论新冠病毒疫情背景下的全球经济、政治风险与全球化所面临的危机。


沃尔夫曾在采访中表示,中美贸易摩擦只是症状,和贸易有关,但是有更宏观的因素。(采访详情请见CDF洞察 | 马丁·沃尔夫:中美贸易摩擦只是一个“症状”)


本次访谈中,他更深入地分析了贸易摩擦发生的背景。


他认为世界已经进入了一个逆全球化的阶段。


受经济民族主义崛起、国家安全、供应链风险等多方面因素影响,贸易增长将减速,供应链更加本土化。


而疫情凸显了全球供应链风险,使其可能成为逆全球化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的短期影响因素。



全球经济风险形势



此次疫情比非典严重,但仍可控


● 对长期结构性风险保持警惕



俞建拖:您认为新冠病毒会对全球经济和中国经济有什么影响?疫情外,有哪些风险值得关注?


沃尔夫:新冠病毒来袭是我们始料未及的,这种风险本质上是不可以预测的。


如今世界经济联系非常紧密,国内和国家间的人员流动频繁,所以如果某天出现了新的传染病,就会不断传播。


事件的发生本身不是意外,而是我们不可能知道何时发生。


中国作为世界经济重要的一部分,加上疾病在全球范围蔓延,可能会对世界其他地方产生影响。


这种影响不会持续多个季度。我认为,到夏天就会回归正常,经济活动重新启动,不会有太深远的影响。


一二季经济会非常疲软,三四季的经济相对增强,然后会回归正常。之前的非典也是如此。我认为新冠病毒会比非典严重得多,但仍然是可控的。此外,还存在一些更大的风险。


这种风险是长期的结构性风险,虽然产生严重后果的概率很低,但的确有可能发生。


这些风险具体是什么呢?最突出的就是地缘政治风险。我并不是在预测,只是指出一些可能性。


一是中东,任何大型的军事冲突都会破坏石油供应,产生巨大的经济影响。二是印巴,这两国都拥有核力量,一直以来关系也比较紧张。三是亚太,这个地区存在很多潜在的地缘政治摩擦。


俞建拖:除了地缘政治,您认为有什么其他方面的风险?


沃尔夫:欧洲经济有所恢复,但经济体系还比较脆弱,货币联盟不够稳定,政治上也有不确定因素。德国未来的政权交替还不明朗。意大利或法国未来几年也有转向民族主义的风险。右翼民粹主义会给欧洲带来巨大的不稳定因素,英国脱欧也是其中表现之一。


另一个巨大的风险就是全球债务。


图片来自网络


多数大国的债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我尤其担心的是新兴市场的美元债务。这虽然可能不会导致重大的危机,但是局部的新兴市场危机是有可能发生的。


最后,另一个经济风险就是,万一出现经济衰退,发达国家的政策空间非常小。目前利率水平已经非常低,各国央行资产负债表也大幅扩张。在美国,财政政策已经非常积极,而欧盟则很难实施财政刺激。


总体来说,我还是比较乐观的,我不认为此次疫情会产生特别大的影响。


但对埋伏着的小概率而有严重后果的风险点,我们要保持警醒。




全球供应链面临严峻挑战


●我们已经进入了逆全球化阶段


●其原因在于经济民族主义崛起、国家安全、供应链风险等因素


疫情可能成为逆全球化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的短期因素


俞建拖:您刚才也提到了疫情对全球供应链的影响。现在很多人非常关心这一点,担心这个短期事件会对全球供应链产生长期的影响。您有何看法?


沃尔夫:供应链是全球贸易问题的一部分。全球贸易面临的风险可能是长期的,在当前的背景下值得再强调。


总体来看,我认为我们很明显的进入了一个逆全球化的阶段。我认为未来十几年间,贸易增长会慢于经济增长。


原因在于经济民族主义和民族主义崛起,大国之间局势愈发紧张,摩擦加剧。不光在中美两国之间,甚至是在美国与欧洲之间。中国现在必须认识到这个长期的结构性变化。


这种趋势会直接或间接地对供应链产生影响,因为这本质上就意味着人们想重新整合供应链,将供应链搬回本国,以此规避风险。某些政府,特别是美国政府,出于经济原因或国家安全原因将一些供应链搬回了本土,加剧了这种趋势。


毫无疑问美国企业也看到了这些风险,在调整供应链、规避风险。我认为某种程度上欧洲和中国的企业也在这样考虑,比如中国研发自己的芯片和微处理器等,都与这个过程有关,与贸易减少有关。


国家安全也是因素之一,而且和经济问题有很多重合。


最后就是新冠病毒。这是一个新的短期因素。除了疫情对供应链的直接影响外,人们也会意识到全球供应链的潜在风险和管理难度。


所以我认为,在未来的5-10年或者更早,我们会看到更多的供应链的本土化,各国会越来越“自给自足”。


我个人不愿意看到这种事情发生,因为这会提高经济成本,也会产生政治成本。我也一直认为,更强的贸易关系会建立更紧密的共同的利益。而瓦解紧密的贸易关系,会导致更大的摩擦。这个问题很有价值,疫情有可能是逆全球化过程中的一个重要因素。



新国际秩序中的大国关系


● 疫情可能对履行中美第一阶段协议产生影响


● 中美间的贸易问题并没有彻底解决


● 世界进入了一个强国竞争、逆全球化的新秩序

俞建拖:您也提到了中美之间的贸易问题。您预计此次疫情会对中美第一阶段协议内容的履行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沃尔夫:我一直对这项协议持怀疑的态度,我认为它有很多问题。



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签约仪式


中国政府在协议中做出了很多的承诺,比如维护外国企业合法权益,保护知识产权,放宽市场准入等等。


根据目前来看,除了疫情带来的直接影响外,我不认为这些会受到什么影响。这些承诺中国政府在签署协议之前就已经在改善了,协议不过是将中国的承诺落实到了纸上。


问题在于协议的另一部分,即中国承诺购买大量的美国商品。


我认为美方不应该提出这种要求,这会扰乱贸易,也不符合世贸组织的规定,因为这本质上是一种差别对待,给其他商品供应国带来影响。


鉴于目前疫情对贸易的影响,中国要履行这些承诺可能会更加困难。当然,中国进口没有受阻,所以还是有可能履行大部分承诺的。但由于疫情的缘故,国内物流效率可能会不如以前。


不管疫情如何发展,有一点我们都应该明确,那就是中美间的贸易问题并没有彻底解决。比如科技问题。华为就是一个例子,技术上的自给自足也和供应链有关。这些潜在的冲突还会继续存在,且很有可能继续恶化。


俞建拖:英国脱欧协议终于通过了,会不会带来一些确定性呢?您认为这会如何影响英国还有英中双边的经济合作呢?


沃尔夫英国脱欧了,但并没有带来更多的确定性,因为与欧盟未来的经济关系还未确定。


英国首相表示今年年末之前必须要达成贸易协议完成脱欧。


会有两种结果,一种是英国和欧盟之间无法达成自由贸易协定,英国会从现有关系中转到世贸组织框架中。


另一种可能是达成了自贸协定,但协定更多涉及商品贸易而非服务贸易。


两种可能性都会给双方带来很大的影响,但对英国的影响会更大,因为英国要从目前和欧盟的紧密关系中脱离出来,面对全新的环境。 所有的预测都认为结果会对英国非常不利。


英国脱欧

我认为贸易协议很有可能达成,但英国会做出比较大的妥协,承受更大的负面影响。


至于中英两国未来的关系,我有以下几点看法。


第一,英国政府非常希望与中国维持良好关系。中国是非常重要的贸易伙伴,体量大增长快。


第二,英国同美国的关系目前来看更加重要了,国家安全方面也非常重要。这会让局势更加紧张,在中美利益存在冲突的一些问题上尤为如此。


以华为为例。我认为英国政府已经做出了正确的决定,没有排斥华为,但美方还在给英国施压,想让英国改变这个决定。


这表明英国未来会在美国、欧盟和中国之间面临很多紧张局面。我想英国希望和各方都保持友好关系,但这可能会非常困难。


这很大程度上都最终取决于未来全球局势。英国希望看到一个开放贸易、合作共赢的世界,但英国凭自己无法做到这一点,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


这又回到世界未来要如何发展的问题。世界在改变。我不喜欢这种改变。但世界现在确实在走向一个新的世界秩序,即一个强国竞争的世界秩序,一个一定程度上出现逆全球化、技术脱钩和监管碎片化的世界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