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  APP下载   |   English   |   注册   |   登录
时间:待定
地点:北京 · 钓鱼台国宾馆
主办: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承办: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官方微信
基金会微信
基金会微博
论坛动态
返回 论坛动态 列表>

CDF洞察 | 鲍达民:中小企业脆弱点,将成为下游大企业的软肋


鲍达民是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的老朋友,曾任麦肯锡公司全球总裁、加拿大财政部长经济顾问。


2019年,他被任命为加拿大驻华大使。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初期,他曾以个人身份为中国农村防疫工作捐赠1万美金。


在与基金会秘书长方晋、副秘书长俞建拖的访谈中,鲍达民表示,目前中国中小企业突出的问题是现金流不足,融资难。


他建议,开放社区信贷,放松利率,并发挥中国数据优势,提高贷款的风险管理能力。


他认为,在疫情对供应链的冲击之下,上游中小企业的脆弱点将成为下游大企业的软肋。


CDF Insight:中小企业在这次疫情中受到了非常严重的影响,您认为中国政府应该如何帮助它们应对这次新冠肺炎的疫情危机?如何缓解对中小企业造成的冲击?


鲍达民:中小企业是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有1.04亿个体户。相比于15年前,中国的服务行业地位更加重要,占GDP比重超过54%,贡献了约60%的经济增长。


首先,我认为中国政府做得很不错,表示要完成预定的发展规划,展现了信心,承诺竭尽所能帮助经济和中小企业复苏。


要完成目标和规划,对外传达信息非常重要。其他国家相信中国说到做到,这对于经济整体来说意义重大,对于服务行业尤为如此。


其次,我认为目前中小企业突出的问题是现金流不足。


研究显示,约67%中小企业的现金流不足以支撑两个月。


现在政府做的比较好的,是放缓对公用事业收费、社保和所得税的收缴。但我认为这还不够。


美国和加拿大在经济危机之后,也面临着这个问题。2008-2010年,美加很多中小企业倒闭,因为这些企业无法融资,银行也不愿意贷款给这些企业。


我国加大对中小企业的扶持力度,增加中小企业贷款的规模和比例

(图片来自网络,后同)


人们以为危机后中小企业会恢复,但实际上在危机之后,这些企业就消失了。


中国可以向新加坡学习。新加坡现在给出租车司机一天二十美元维持生计,想办法直接给中小企业现金是非常重要的。


这有一定困难,因为中小企业通常在银行系统外融资。但找到资金注入的途径可能还是要借助银行。当然还是需要政府的批准和推动,不然银行可能不愿这样做。


现金救助的申请和发方可能需要设为周度,而不是月度或年度。由地方来实施,企业可以在地方银行或者地方政府那里申请,直接获得现金救助,帮助他们度过两到三个月的周转期。


CDF Insight:中小企业融资不仅是中国面临的问题,也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据我们观察,在西方国家,地方和社区银行是为中小企业融资的有效工具。对中国,您有什么切实可行的建议吗?


鲍达民:现在社区信贷的关注度很高,但这种形式有比较高的风险。从地方小型银行开始发放贷款可能也是一种比较好的形式。


此外,应该允许银行和信用协会收取较高利率。很多银行不愿意贷款给中小企业的原因是在利率方面受到限制,中小企业的风险比较高,所以贷款利率也应该上升。应该允许贷款利率和信用卡的还款利率持平。第三点是数据库,这一点中国比其他国家要有优势。


电子商务可以提供很多信息来评估风险,可以给机构提建议如何管理现金流,并鼓励机构之间共享信息。比如一家北京的火锅店完全可以和上海的火锅店共享信息,因为二者不存在竞争关系。


很多中小企业都缺乏金融管理知识,这时金融机构可以为它们提供建议和服务,包括风险管理、管理者培训等等。


大数据技术


CDF Insight:中国在电子商务、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方面有很大优势。您认为中国可以利用这方面优势来帮助中小企业扩大融资渠道吗?


鲍达民:当然,人工智能就促生了机器咨询行业。在金融咨询方面,人们可能更信任机器,因为机器做得更好,数据准确还有一套内在一致性分析系统。


这可以应用到中小企业上,为他们提供机器咨询业务。比如,我在街对面有家餐厅,可以通过机器咨询明白每周的开销怎么分配、现金流怎么管理、工资怎么分发等等。


我认为这种方式可以增强中小企业的适应能力,唯一问题是希望这个工具的经济成本不会太高。


CDF Insight:在帮助高科技中小企业融资方面,您有没有一些更具体的建议?


鲍达民:我认为引进风险投资非常重要,这方面中国其实做的已经不错了。美国在风投是世界领先的,特别是跟加拿大和英国相比。



中国可以采取一些激励机制刺激风投去投资科技公司,也应该采取激励措施,鼓励人们把自己的一部分存款放到风投里去。


风投做的比较好的,应该是那些之前在风投就有经验的,我们应该尽量扩大这个资金池,特别是股权风险投资。对于软件公司,特别是小型公司,刚起步的时候还是非常需要资金的。


还有一点是,中国有很多高净值人群,银行和这些高净值人群也可以提供某种资产类别的风险投资。


我不建议个人去做这个风险投资,因为这样有些像P2P借贷。但如果说富有个人的资产级别可以做风投,那我建议可以考虑把一部分资金放到风投公司。


中国的创新率很高,风投行业的发展水平虽然可能没有美国高,但是应该比加拿大和英国高。


虽然中国市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才能像美国发展的那么成熟,但我相信是可以做到的。


CDF Insight:您如何看待上交所科创板的发展前景?特别是对高科技中小企业有什么建议吗?


鲍达民:我认为这方面中国现在做得很不错,重点应该是鼓励富人把资金投资再分配到这些公司。


举个例子,对于美国来说,现在的挑战在于如何规范市场、如何去审查公司。



我认为会有更多的公司在科创板上市。问题的重点还是要通过资产管理把更多的资本投入到这个市场。随着中国的金融体系越来越开放,未来可能还会有跨国公司想要进入这个市场。


这是好事,但是需要注意不要急功近利,揠苗助长。让这个市场自然的发育成长,不然可能会适得其反。


CDF Insight:中国的中小企业也是世界供应链的重要一环,但是由于疫情,中小企业受到了冲击,加上反全球化的思潮也在涌起,在此背景下,您认为中国应该怎么做来保持自身在供应链上的优势,更好地应对这种局面?


鲍达民:最关键的一点是供应链要密切合作。我想到一个比较好的例子是德国的供应链系统。德国这方面的适应力很强,像西门子、ABB、梅赛德斯奔驰,这些公司很重视供应链上的中小企业,他们明白这些企业的脆弱点也会成为自身的软肋。


德国制造公司与上游中小企业的联系非常紧密,因为在德国的体系中,他们有比较健康稳健的企业关系。


应该帮助中国中小企业建立这样一种关系,让中小企业在融资方面可以依靠下游企业。比如说,中国很多中小企业的产品会去到意大利的机械公司,这个供应链联系就应该加强。


我担心的是,很多公司之间更多是交易关系,而不是合作关系。现在应该让大公司,甚至海外大公司来帮助中小型公司发展,德国的模式值得借鉴。

中小企业跨国供应链贸易体系


CDF Insight:自2008年以来,很多国家包括中国的债务水平都有所提高。但是疫情爆发以来,中国进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一方面,我们需要扩大投资,提高债务,拉动经济发展。另一方面,我们已经比较高的债务水平存在着风险。中国如何在两者中取得平衡?


鲍达民:现在全世界都在扩大流动性。即便是市场运行比较好的地方,也在实行量化宽松政策。问题是无法判断什么样的投资是好的。


现在应该做的是尽全力让经济恢复原来的发展速度,刺激经济发展,保持消费者信心。我们可以给国企发放信贷,通过基建拉动经济增长。


亚洲经济危机时,有很多成功的韩国公司,由于缺乏财务管理经验,出现了流动性问题。公司融资需要一个规划,不能盲目扩充流动性,这是需要思考的。


现在中国的经济仍然比较强健,宏观层面其实并不需要这么担忧,我认为是可以继续扩大流动性的。


另外一点是对公司进行破产重组。应该淘汰那些做的不好的公司,然后进行快速重组。


破产重组的程序比较复杂,应让专业人士来接手。这方面美国有优势,经验比较多,英国这方面做得也不错,可能和盎格鲁·萨克逊法律体系有关,法国公司就很难重组。


中国需要有这种重组的能力,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踩刹车,而应通过一系列财政手段,让需要的人可以获得资金。


CDF Insight:在美国,中小企业是少于500人的公司,在英国是少于200人的公司,在中国超过3000员工的公司也可以被称为中小企业。根据数据显示,低息贷款很多流向了这些大一点的中型企业,而小微企业却拿不到贷款。您认为中国是不是应该修改一下中小企业的定义?


鲍达民:我认为这个问题很好。的确超过3000人的公司在世界其他地方可能就算是大公司了。企业应该怎么定义可能是银行需要考虑的问题,低息贷款贷给中型企业也没什么问题。


我主要担忧的还是那些员工数量在20-50人的小微企业,以及那些成千上万的个体户,他们拿不到银行贷款,银行不愿意冒这个风险给他们贷款。他们无法通过金融机构贷款,只能通过亲人朋友或信用卡借钱。


我认为,目前银行可能还是不会给他们贷款,因为风险很高。所以我们应该寻找其他途径帮助他们获得资金。


渤海银行社区小微支行


CDF Insight在中国我们缺乏社区银行体系,但您也提到社区银行承担的风险更大,中国正在考虑开放县级市场,像信用合作社、商业银行,还有乡村银行等等。但是如何管理社区银行体制,如何规避风险呢?


鲍达民:我认为有几个方面可以注意一下。


第一,社区银行可以共享平台,这是我们可以从电商借鉴的经验。创建平台是中国有能力做的。比如可以共享一个全国IT平台,共享工资列表系统等等,贷款决策可以还由地方社区银行来做。或许可以借鉴荷兰银行的经验,他们在这方面做得很好。


第二,可以学习东非的一些银行,比如肯尼亚的股权银行,给中小企业贷款或者发放保险,降低不良贷款率,这个模式在肯尼亚成功了。


这些股权银行值得学习的地方,是他们如何进行贷款决策,如何对这些小微公司进行背景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