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  APP下载   |   English   |   注册   |   登录
时间:待定
地点:北京 · 钓鱼台国宾馆
主办: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承办: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官方微信
基金会微信
基金会微博
学者报告 企业报告
返回 学者报告 列表>

【埃德蒙·费尔普斯】美国经济长期放缓、投资“精神”丧失以及公共债务大幅增加对中国的影响

经济学家通常从贸易收益的角度来考虑两个大国(如中国和美国)或东西方之间经济合作的收益和成本:每个国家都提高其具有“比较优势”的商品的产量,并将其中一部分出口到另一个国家。


这种贸易收益是显而易见的:中国在将其产品出口到美国时,从产品上涨的价格中获益;美国在将其产品出口到中国时,也从产品上涨的价格中获益,最终实现了两国国民收入的增长。


然而,一个国家的产品主要是通过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生产要素”(例如劳动力和资本)组合生产的。如果一个国家进口商品的生产为劳动密集型,那么进口可能会导致工资率下降;如果该生产为资本密集型,资本收益率就可能下降。(劳动力收益率资本收益率必有一种会下降,尽管二者不会同时下降。)


然而,值得指出的是,中国在实现了沃尔特•罗斯托(Walt Rostow)所称的“从起飞进入持续增长”后,相对于与其进行贸易的国家,其经济体量迅速变大(以国民生产总值衡量)。因此,中国从对美贸易中获得的收益总体上有所减少。在美国经济停止高速增长后,中国的经济规模相对于美国变得更大,因此从对美贸易中获得的收益就更少


然而,现在最重要的是在美国,有一些力量通过贸易以外的渠道进行运作,这对中国产生了重要影响。在本次演讲中,我将探讨三种这样的力量:第一,生产率增长(即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率)的严重损失以及由此导致的投资收益率下降;第二,投资“精神”的整体衰退;最后,美国公共债务规模的大幅增加。


附件下载:美国经济长期放缓、投资“精神”丧失以及公共债务大幅增加对中国的影响